薇雅收行李(雪晓)

嗯哼( ̄∀ ̄)(戳一下)
这里是一个又写文又画画的渣渣
主混UT和怪诞
有时候看看漫威和凹凸还有其它的
all原福和mabill
NF是世界的珍宝

【凹凸世界乙女向】mini艾比使用手册

  感谢您购买本凹凸公司的“玳瑁星呆毛家族”系列产品。以下是说明以及一些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有助于您更好地与您的小艾比玩耍。
  
  首先,您会得到一只30厘米的小艾比与她的围巾(其它衣服是穿戴好的)。
  
  启动方法:将围巾给艾比系上即可
  
  艾比是个可爱的女孩,她会在地板或桌子上坐下,然后要求你给她来一杯苦瓜奶茶。
  
  如果您有埃米,恭喜您,您可以经常看到这对姐弟吵吵闹闹的日常,但您得保证您家具的坚硬度。
  如果您有卡米尔,那就请您好好关注一下您的艾比,因为她会刻意躲避卡米尔或想方设法地搞卡米尔点恶作剧。
  
  如果您带着您的艾比上街,那么请注意,如果看到金,会有这么几种情况:
  好感低:她会突然失踪去找金,一走就是一天。
  好感高:她会拉着您去找金或给您滔滔不绝地讲一堆关于金的丰功伟绩。
  
  如果您想提高艾比的好感,您可以多给她买苦瓜奶茶,或者多温柔地照顾她。她有时候会突然炸毛/脸红,不用担心,这是她表达好感的方式。如果有一天,您的小艾比某一天拿着一杯苦瓜奶茶对您说:“你要一起喝吗?”
  这就说明,恭喜您,艾比对您的好感已经很高了(可以开启“调情”行为)。
  
  如果您做了什么事使艾比好感过低,您可给她摸头杀安抚,但请注意避开呆毛。
  
  如果您遇到了什么伤心事,您可以诉说给艾比。她会先说你有点(很)笨,但接着会给你递手帕并轻声安慰你。
  
  如果您想叫艾比起床,有如下几种方法:
  1.做好一盘香喷喷的早餐加上一杯苦瓜奶茶放在她床边,不出十分钟她就会醒来。并且您能获得艾比定着一头乱毛迷迷糊糊的呆萌样子。
  2.让一只金敲敲她的房门并说一声:“艾比,我来找你了。”您会看到您的艾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穿好衣服、洗漱好还打理好了头发,以完美的状态开了门。
 3.将一只埃米放在她床边,让他推推艾比:“姐,起床了。”您将会收获艾比扔过来枕头×1
  
  注意事项:
  1.请不要随便丢掉艾比没喝完的奶茶,否则您会有75%的几率被打。
  2.请不要揪艾比的呆毛,除非得到了同意,否则后果自负。
  3.艾比有时候会撒娇,请适量吐槽,过分了的话会被拿箭怼。
  
  
  Q:我忘了给艾比买礼物,结果第二天她就拒绝和我说话了,我该怎么办?
  A:那是艾比在与您赌气,只需要好好给她补送礼物并给她顺毛道歉就可以了,甜言蜜语也是个好选择。
  
  Q:我有一段时间因为谈恋爱没理艾比,有一天突然发现她拿着“天使射手”比划着我男盆友……
  A:那是艾比吃醋了。请您以后多花点时间和精力在艾比身上,不然她可能会离家出走或黑化。
  
  Q:我的艾比和上面写得不一样还一直在看恋爱小说,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A:您可能是收到了我们的另一个产品“雷德”,请您寄回,我们会很快给您寄去艾比。
  
  

[凹凸世界乙女向]当他们睡眼惺忪

  *渣文笔加上极度ooc
  内含金、格、雷、帕、佩、嘉
  
  
  【金】
  
  “唔。”金揉着眼睛,四处张望后跌跌撞撞地向卫生间走去,正好赶上你打开卫生间的门出来。他一下扑进你的怀里,嘴里还不知呢喃着什么。你终于听清了――是你的名字。
  你笑着在自己迷迷糊糊的可爱小天使脸颊上映上一个吻,金缓缓睁开湛蓝的眼睛,给你回了一个早安吻。
  “早上好,亲爱的!”
  
  【格瑞】
  
  格瑞掐了一下眉心,眼睛微微眯着。你注视着他这副样子,叹了口气。负罪感让你开口了:“格瑞……要不要去睡一会儿……?”
  他摇了摇头,右手却与你五指相扣。
  “笨蛋。”
  
  【雷狮】
  
  你眼神复杂地看向你家这位大型猫科动物。
  然而对方无所谓地撩起额头几丝秀发,瞥了你一眼。正当你转过身准备去洗漱时,左手被用力牵住并往回一拉。
  被压回床上加上温热的暧昧气息,让你不由得脸红心跳。在你的睫毛快刷到雷狮的脸颊时,他开口了:
  “夫人,想去哪啊。”
  
  【帕洛斯】
  
  “啪嗒。”一声,帕洛斯打开卫生间的门,抱住了刚刚梳好新发型的你。他把头埋进你的肩膀里,亲昵地蹭了蹭,抬起头看了看你和镜子,道:“很好看。”你摆弄了下头帘,轻声说道:“别笑我啦,帕洛斯。”“才――没笑你呢,”他把字音拖得很长,嘴角勾出一个弧度:
  “是真心的~”
  
  【佩利】
  
  当你被两只大手抱紧并感受到头顶的重量后,你有点汗颜。
  “小老鼠――”他抱着你摇摇晃晃的,“早上吃什么啊~”你顺了顺佩利的毛,试图挣扎出去,:“那啥,你先放开我哪,佩利……”但下一刻,你被抱起离地。他凑到你耳边道:
  “不如,吃你怎么样?”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你轻轻唤着他的名字,被叫到的那方拿被子捂住了脸。
  “那我走了啊――”
  “哼唧!”金发的包子脸一边鼓了起来,二话不说把刚准备下床穿鞋的你拽回床上。
  “渣渣,安心地陪着本王!”
  
  
  

[nightmare×frisk]幻象?爱慕!

  *cp向 nightmare×frisk♀,注意避雷
  *文笔差,有ooc
  
  
  “醒醒,快醒醒。”
  frisk克制住自己的眩晕,眼前的“人”终于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个穿着紫色衣服,带着头箍的小骷髅。他跪在地上,紫色的眼瞳透露出欣喜。
  “你终于醒了!”他缓缓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向她露出一个微笑,“你刚刚突然出现在这里,好在没有受伤,简单包扎一下就可以了。”
  他习惯性的想伸出右手与frisk握握手,却突然停了一下。她敏锐地觉察到了原因――对方的手腕上有一道很长的伤痕,看起来像是在地上翻滚还被什么石子拉了。
  nightmare也注意到了这点,尴尬地将眼神移向地面。但frisk却热情地握了握他的手,笑道:“非常感谢。我是frisk,请问你的名字是――”“啊,啊。我的名字是……nightmare。”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如实回答了。因为他绝对,绝对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交朋友的机会的。
  “请问,这里是哪里?”frisk的直觉告诉她,这里不是她的世界,或者说,不是她的时间线。
  nightmare捡起一本书,上面有着烫金字的奇怪字迹,似乎与她在地底图书馆看到的古代怪物文字有些相像?“这里……怎么说?好像应该叫,dreamtale?”他下意识如此说了出来,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但frisk的关注点可不在这里――这下子,她可确定了自己“时空错乱”了。“所以说,”她看了看nightmare,“他就是这个世界的sans吗?那,这里有另一个frisk吗?”这些疑问她没有说出口,nightmare也无从得知。
  “emmmm我兄弟去村庄玩了,估计得要一会儿再回来。不过,已经有些晚了,你受伤了,要赶紧休息啊。”他轻轻地说着,希望frisk能同意。果不其然,对方点了点头,并在那棵结满苹果的树旁躺下。nightmare把一张毯子盖在她身上,帮她掖好被子,笑着说:“做个……好梦。”
  
  frisk揉了揉眼睛,还有些困意。“呐,你醒啦。”nightmare抱着一堆有红有青的果子,还有一玻璃杯的清水。“谢谢。”她微微睁开眼睛,露出一点决心的金色。那一刻,nightmare感觉自己被暂停了,被那种庄严的,坚毅的,美丽的砂金色包裹着。
  那是名为“希望”的种子。
  “nightmare,你兄弟――还没回来吗?”frisk想到了最糟糕的情况,毕竟,如果是papyrus的话……(  frisk眨了眨眼睛,村民?这里有村庄?怪物们不生活在一起?还是说现在这个AU里的怪物与人类在和平共处?
  为了解开这疑问,也为了能尽早回去,她决定动身去村庄看看。
  “那,那个,”nightmare追了上去,“如果你去村庄的话,不要说你是我的朋友哦……”
  “不然,可能,可能会被扔石子的……”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低了下去,像水晶一般的眼眸被什么润湿。但紧接着,他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入怀中。“frisk?!”突如其来的拥抱让nightmare卒不及防。“我们……是朋友的啦。”
  她还是来到了村庄。
  奇怪的是,这里鸦雀无声。frisk环视着这里,突然,她看到了一扇开着的窗户,那户人家空无一人。有什么弦断掉了。frisk奔跑起来,这里,这里的每户人家都是空荡荡的,而且,里面都是一片空白……
  这个空间开始崩塌了……
  nightmare……
  “醒醒,快点,醒醒。”frisk睁开眼睛,是熟悉的感觉,但面前只有一个浑身流淌着粘稠不明黑色液体的骷髅,带着讽笑看着她。他的身后,带着一众眼里闪烁着奇怪光芒的骷髅。黑色的触手将frisk卷起,推到nightmare的怀里。
  “终于,终于来了……”
  那一刻,nightmare的眼中充满眷恋。

―――――――――――――――――――――――――――――――
其实就是frisk来到原nightmare为逃避现nightmare的一个空间,frisk因为发现了秘密所以被迫离开,她走后原nightmare的依赖被放大
  
  

frisk失踪案(bushi)[SF]

  *nightmare×frisk
  
  *文笔差,ooc
  
  (1)
  
  nightmare不明白,一直不明白。
  为什么原版frisk一直要缠着他?
  因为他曾经为他们采过一束花?别搞笑了,那只是“曾经”了。
  为什么他们不去和那个自己被所有人喜爱的兄弟一起呢?
  dream可是也挺喜欢他们的。
  所以为什么呢?
  frisk笑着抱住了他。
  这个时候只要安静地抱住我就好啦。
  但这天,不太一样。
  
  (2)
  dream第一次见识到原版frisk对于nightmare的“意义”是nightmare把浑身是血的他们抱回去的时候。
  不过他们最后还是“安然无事”地回去了。
  为什么呢……?
  不过现在这可不是dream要考虑的问题――
  原版frisk失踪了。
  
  (3)
  三个骨围在桌子旁不语。
  他们分别代表和平、中立、混乱,心里却为了一个人焦急不堪。
  “……classic你也真是厉害,居然能把frisk弄丢……”
  “heh,这次kid可不是一般的被绑架啊,整个AU都没有啊……”
  “好啦好啦,大家都别吵了!现在找到frisk最要紧吧!”
  “……哈,如果不是classic你的虚无主义,现在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我也没说过要你来帮忙啊,和kid那么亲热……”
  “好了你们两个停一下!与其在这里吵架不如来想想还有什么时间线没找过!”
  全场静默。
  这个时候,core frisk来了。
  “dream,我找到了,还有一条我们没查过的可以时间线!”
  
  (4)
  
  frisk醒来时是在一个昏暗的维多利亚式的建筑里。
  迷迷糊糊中,他们听到那些人是想用他们来威胁nightmare。
  呵,没有任何意义啊。
  他们的分量怎么可以到威胁nightmare的地步呢?
  接着,他们听到一阵炸裂的声音――和黑色的触手。
  “你,你别过来,你知不知道我会杀了他们的!”
  “……你没有那个机会了。”
  然后一个磁性的声音在他们的耳边说,“闭眼。”frisk照做了。
  
  (5)
  
  “nightmare,为什么要救我?我对你来说没有意义吧?”
  “heh,你说什么?你对我没有意义吗?哈哈哈――”
  “呃,我做错什么了吗?”
  “呃哈哈,frisk,记住,”
  “你只需要做那个让我理解不理解不了的你自己就好了……”
  最后nightmare脱口的话语,变成了呢喃。
  
  
  
  
  
  在雨中无伞漫步了5千米,累s,只码了这么一点点

同人文的真相

有脑洞但是比较适合漫画QAQ
在厕所里哭兮兮

老坛酸臭袜:

苦涩(ಥ_ಥ)

抄袭狗不出结果不改名:


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啊!


Rebels:



是了






Fafnir:











对,现在处于瓶颈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薇雅牌段子

  1.花
  
  nightmare还只是守护者的时候,曾经冒着排挤与议论给frisk采来一束花。
  现在nightmare毁灭AU时,手里藏着一朵干枯了的小白花。
  
  2.石油是什么味道的?
  
  *你找到了nightmare
  *他好像没发现发现你
  *你抓住了nightmare的触角然后舔了一下,你脑子里装了些什么?
  *nightmare用触手把你抓了起来,他对你的行为表示不解
  *你告诉他你想尝尝他身上的“石油”是什么味道的,那不是负面情绪吗?
  *nightmare叹了口气
  *nightmare亲了……
  据说这之后有E先生说classic chara流着石油拿着真刀来找nightmare了。
  
  3.梦
  
  今天是圣诞节。
  所有人都在紧张地庆祝,除了sans。毕竟,他可是个懒骨头呢,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他有点不安呢?
  他做了一个梦,关于frisk,关于flowey,关于papyrus,关于toriel:
  在梦里,frisk杀了toriel,他们的母亲。flowey得到了六魂,papyrus想劝说它,却被刺穿了……
  这是个梦,只是个梦吧?
  “嘿sans!sans,醒醒!快点醒醒!”
  “唔,怎么了,bro。”
  “sans你这懒骨头,居然睡着了,快点过来帮伟大的papyrus做意面!”
  papyrus依然围着红围巾和围裙,骄傲地说着。frisk依然躲在papyrus的背后,闭着眼睛“咯咯”捂嘴笑着。
  对啊,frisk给了他们一个happyend,成为了人类大使,给每个地底的怪物带来了希望……
  “好的papyrus,我会尝试制作出‘骨’色‘骨’香的意面的。”
  “sans!”
  真的是很美好的‘骨’事呢。
  只是……他看了看手上的血,这是哪来的呢?
  想起来了,最后,他们还是被拉回地底了……
  原来,那一切只是一个妄想的梦吗?
  
  4.我只能
  
  对于遗迹怪物的消失,我只能无奈。
  对于见证过toriel的消逝,我只能流泪。
  对于雪域的空旷,我只能叹气。
  对于那个直到最后也要信任我的天使的化灰,我只能抱歉。
  对于瀑布的血水,我只能无视。
  对于消失的女英雄,我只能皱眉。
  对于热域的敌意,我只能微笑。
  对于蜘蛛只能献花的女王,我只能蔑视。
  对于彻底坏掉的机器明星,我只能一笑而过。
  对于你,我只能说:
  你是懦弱,还是懒惰?
  你这 肮 脏 的 骗 子
  
  5.调情
  frisk一直都是调情大师。
  她调情的对象上至自己的母亲toriel,下至“同龄”朋友monster kid。
  但sans可真没有料想到frisk会这么认真地向他求婚。
  见sans没反应,frisk挑了挑眉毛,好吧这是最后的办法了。
  扛了就跑!
  比被鱼姐追杀时还快的速度!
  好像有什么不对?
  算了,还是睡吧。
  

太短了。
我已经废了。
@叶箐  @抹茶布丁 两位的点文在里面(好像短的只能是梗了QAQ)
  
  

早上一看到点图就画了…… @紫樱
没有彩色的辣鸡摸鱼不要打我
真的是SF刀
衫哥没正脸系列

占了tag抱歉
但是还是要庆祝30粉的!
这次是all原福
图或文
糖 刀 车还有刀糖和糖刀(huaji)
前7位哦。
以及和我一样修仙的童鞋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我属于你哦(SF)

  *nightmare×frisk
  *文笔差,有ooc注意
  *病娇注意
  
  (1)
  雪白的天花板,昏暗的紫色灯光,嘀嗒作响的流水声,用蓝玻璃做的空鱼缸,看上去会嘎吱作响的紫花白门,这是frisk醒来后对这个房间的第一概念,这些让她有种被undyne追杀时不详的感觉。
  frisk揉揉还有些昏沉的头,用左手撑起身子,站了起来。“努力回想下发生了什么啊frisk!”frisk锤了下还在模糊状态的头,经验让他们认出是药物效果。“如果chara在就好了,”frisk懊恼到,“多一个人总是好的。”(这个时候frisk已经是怪物大使了,chara也找到魔法塑造了一个新身体)
  哪怕在药物效果下,frisk依然依稀记起被带到这里前的记忆:
  不予理会漠然前行的穿着蓝白校服的学生;低着头看着手机手指不是点点的上班白领;形形色色的书包和包角不断跳跃的挂饰;三三两两集成一个个小团体说着八卦的女生们,马尾发绳的塑料装饰品与长发交织着。
   一切都是那样一如既往。
  走过废弃的旧店铺旁,一双沾着薰衣草香气的手带着手帕捂住他们的嘴,把他们拖入黑暗。
  这时,记忆中的一个片段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手?
  骨手?
  如果是骨手的话……
  frisk沉思了一会,如果是骨手的话,应该是骷髅。记忆中对她笑着的身影好像也并不高大。
  到底是谁呢?
  frisk非常苦恼地叹了口气,他们认识的骷髅可多了去了呀……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这副苦恼的可爱模样,让墙后的那骨眼睛中的紫色爱心愈加深透。
  frisk向左右张望了一下,把他们带到这里的家伙估计对他们很放心。刚想要走到门口调查一下,一个紫色的身影走了过来:“frisky,还记得我吧?”
  frisk盯着他盯了一会,一个答案在脑中爆炸:
  “nightmare?night!快点,来帮我……”
  “咦,frisky,你为什么要逃跑呢?”
  不是吧。
  那个像天使一样说“只是想做朋友”的nightmare呢?
  那个组织他们不让他们去向那些欺凌者报复的nightmare呢?
  那个为他们采花的nightmare呢?
    就像是在审判大会上,站在你身边你的朋友突然承认自已的罪行一样。
   “是我把你关在这里的。”nightmare的动作相当温柔。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这不是他们认识的nightmare,绝对不是。
  “但是……night,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嘘。”nightmare一只骨手指搭在frisk的薄唇上:
  “frisky你知道吗,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那群人越来越嚣张呐。”
  “就连dream也不理解我,因为他没看到,他只是和那群人嬉戏。”
  “但现在不一样了,frisky,你理解我,对吧?”
  “只要你还是我的……”
  
  (2)
  frisk浑浑噩噩地过了这几天,幸好,这几天,nightmare并没有来看他们。
  frisk期间一直没有停止寻找出口,无果。直到――
  ink与他们短暂的会面
  “……nightmare要回来了,别让他进来,我们尽量……”
  突然中断。
  毫无疑问,nightmare回来了。
  
  (3)
  “……
  你视我为垃圾弃之不顾,
  为此我应该杀了你,
  but but but。
  然后我灵光一闪,为什么不用杀了那些欺凌我的蠢货来代替呢?
  这些混账才是问题
  他们让你逐渐远离我
  他们蒙蔽了你的双眼
  但我能让你自由!
  你离开了我,让我心如刀绞
  bomb bomb bomb
  然后我找到了你然后改变了主意
  让他们去s吧!
  所以我会咬下苹果
  我们的世界就是战场
  我们会确保他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命中注定是属于你的”
  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儿
  ……
  你命中注定是属于我的
  我就是你需要的全部
  在我心上留下划痕
  别留我一人,任伤口滴血
  frisky!
  拜托,打开门
  frisky把这道门打开吧
  frisky我们不要再争吵了好吗?
  frisky你只是有点害怕
  我可以让你自由!
  frisk别逼我闯进门去!
  我数到三!
  一!
  二!
  哦去他的吧!
  ……"
  但房里只有空空如也,frisk已经被接走了。
  “不frisk别这样……”
  下一秒
  他吃了第一个苹果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别忘记我原来的样子……”


用了希德姐妹帮音乐剧里的梗
以及谢谢 @初夏 的点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