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雅收行李

嘿!就是你!我想说些话
这里是一个又写文又画画的渣渣
主混UT和怪诞
有时候看看漫威和凹凸还有其它的
all原福和mabill
NF是世界的珍宝

200粉啦!!!
超级鸡冻.JPG
点文:
ut(sf,人类组,pf,gf)/凹凸乙女/mabill
糖/刀/车(疯狂暗示XD)

【凹凸世界乙女向】黑法药师的交易

  *帕洛斯x你
  
  *有ooc
  
  
  
  你第一次见到那个挂着有说不出诡异的微笑的男人是在一个春天。
  作为一个村庄里普通的女孩,你靠在城里打工的父亲过活。他有时一个月回来一次,有时一年回来一次。
  你的母亲曾经给贵妇家做女仆,但,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加上自幼身体多病,她现在在村庄里经营一家蔬果店。
  顺带一提,因为近几年这附近的一种浆果受到了某位公爵夫人的喜爱,因此变成潮流,对那种浆果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你也会和村子里的大人们一起去森林里采摘,但从不去森林深处。
  那里鲜有人踏足,你常常幻想着那里会有什么,在那里曾发生过什么样的奇遇。
  
  
  那天,晴空万里,你穿着母亲缝的短披肩,抱着一篮子浆果,小跑着跑到店里。
  毕竟让客人久等了可就不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你看见了他。
  那个穿着沾满灰尘却不破烂斗篷,露出穿着的看起来不赖的布衣与长裤,以及俊俏却不寻常的模样和扎成脏辫的白发的男人。
  他单手拎着钱袋,正与你的母亲攀谈着,使她发出轻笑。
  “你可真风趣,罗森。”母亲捂着嘴,传出笑声,拿手抚了抚你有些乱的头发,“这是我的女儿。来吧,让罗森看看你又摘回了什么样的好东西。”
  你把篮子举向他展示,他白皙的手调了几个色泽不错的果子放进了他的筐子里。
  他对你笑了笑,然后弯起那双复色瞳眸。
  你打了个冷颤。
  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位“罗森”有点古怪。
  
  
  接下来的几个月他总是时不时来到店里,最常要的便是浆果,但也有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一次,甚至买下了些你采浆果时防止它们被挤坏的野草叶子。
  “罗森”对你说,他是个药师,住在森林。
  
  
  终于,一场干旱。
  你们找不到果子,其它水果蔬菜也储存不多。
  母亲开始叹气,父亲最近也没怎么寄钱来呢。
  你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
  
  母亲得了“感冒”卧床好几天了。
  “听说附近村庄爆发了新的疾病呢。”
  “好像起因就是吃了某些食物……症状也很奇怪,是……”
  你没发觉,但指甲深陷木桌。
  母亲……不会是……
  
  
  你敲响了森林深处的“罗森”的木屋的门。
  “抱歉,打扰您了。”木门“嘎吱”一声打开了,他穿着一件衬衣,笑着把你迎了进去。
  你环视了屋子,有三个房间。“请坐。”他指了指软凳,坐在了你的对面。“谢谢,先生。”你尴尬地报以微笑,端正地坐着,说道:“这次我来,是想让您帮我母亲开些药。”
  “哦?那是什么样的症状呢?”炉火照着他的半边脸,好像思索着什么的药师把一只手搭在膝盖上,一只手撑着脑袋。
  你将母亲的症状一一告诉他,小声地问:“药师,我母亲是不是……”“看来是呢,不过,”他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我当然是能帮忙的喽。”
  “谢,谢谢!真是太感谢您了!”你向他鞠了一个不太标准的躬,他走进第三个房间,里面暗着,什么都看不见。“那就请等我一会儿吧。”
  
  你点了点头,随即开始打量这个木屋。
  虽然简约却不简陋。木屋里刷了一层白漆,壁炉里生着跳动着的火焰,一两个架子上摆着各种有你看不懂语言的书,有一本书你看懂名字了,叫《转换》,还有一些色彩鲜艳的装饰品与工艺品。
  第一、第二个房间的门都开着,一个是卧室,可以看见一张比单人床稍大的床;一个是厨房,里面还摆着一筐浆果。
  
  以及,一个空白的相框。
  你实在有些无聊,突然,你听见窗户上停了一只白鸽。
  白鸽在黑暗这里十分显眼,窗子微微开着,你想把它迎进来……
  “啊,差不多了。”
  
  “罗森”拍了拍身上的粉末,缓步走到一动都不敢动的你身旁,当然,你没看到他垂下眼帘抚摸你的衣角。
  “我想我们还需要些耐心。”他把手背在后面,“想吃些什么吗?有些晚了呢。”
  “啊,那就不用了。”你摆摆手拒绝了他的“好意”。
  “是吗……”他转过身去,声音犹如蜜糖般柔顺,但却让你不由一颤。“我想它好了。”说罢不管你就打开第三扇门。
  你往里探了一眼,映入眼帘的都是绚丽的颜色。
  紧接着,他拿着一个小瓶子走了出来。
  带上了门
  
  “现在你可以拿它去救你的母亲了。”瓶子里流淌着浓稠的液体,你小心翼翼地把它放进里衣口袋里。
  你再次向他鞠躬:“太感谢您了!不知道……怎么报答您?”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道:“先去让你母亲服下吧,这才是最要紧的,不是吗?”
  你觉得你真是遇到一位良心好人!
  就在你推开木门的时候,你觉得有人握住了你的肩膀,轻声在你耳边说:
  “我是帕洛斯,你应该这么叫我。”
  
  母亲的身体渐渐好了。
  但那个“帕洛斯”,还是一直萦绕在你心头。
  终于,母亲给了你一些钱币和一大篮浆果,让你去谢谢那位好心的药师先生。
  你穿过大大小小的树木,再次敲响了帕洛斯的门。
  “哦~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他这次没戴发带,头发垂着,衬衫也不整洁。
  你将浆果和钱币递给他,但他摇了摇头:“果子我就收下了,钱还是你自己拿着吧。”
  就在你迟疑地做着给或拿回选择时,你踩到了什么湿软的东西,脚下一滑,被帕洛斯扶(抱)住。
  你带着脸上的绯红匆忙跑了出去。
  他看着你慌乱的身影,露出一个笑容,搓了搓手中余留的发丝与温度。
  
  “妈……”你刚踏进店里就被母亲叫住,她脸上露出一丝疑惑,“我认识你吗?”
  整个村子,都知道那户人家,无儿无女。
  
  你慌了。
  你跑到村子里的一个角落哭了很久,一个人穿着斗篷站在了你的面前。
  帕洛斯蹲下来,抹去了你的眼泪,笑着说:
  “别这么贪心啊,享受已逝的事物,总得付出点什么不是吗?”
  “我帕洛斯,是那种会什么都不拿的人吗?”
  这是你昏昏沉沉被抱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凹凸世界乙女向】贩奴场

  *雷狮x你
  *有ooc
  
  
  
  
  从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你记不清楚了。
  你是个奴隶,是个肮脏、渺小的存在。
  好在你还没成年,再大一点,你就会去斗兽场和伎楼。
  现在你起码还能吃上面包,哪怕是发黑的、长了些霉菌的。你还有朋友。你们用野草编成“花环”,你们用枯枝做成“魔杖”,你们试图用希望与欢乐代替荒凉的心田,这让你还能自我安慰。
 
  
   可还是没用。
  战争胜利了,奴隶多了起来,再也不缺像你和朋友这样的。
  于是你们被赶到了贩奴场。

  
    你们登上了那破旧的木板台,粗野的大汉,逼迫着你的朋友跳起欢快的舞蹈,尽管她脸上全是勉强的笑容。
  她被拍下了,以一个普通偏高的价钱。
  “起码我不愁吃穿啦!再也不会担心会得风寒感冒,说不定还有主人不用的烤焦的面包呢。”她这么对你说,然而你知道,她的日子不会好过。
  
  
  下一个就是你。
  你不会歌舞,没有美若天仙的容颜,营养不良使你有些瘦小,但,至少还很健康不是吗?
  大汉捏着你的脸颊,向人群展示你少见的一口好牙。
  希望这能让你卖个高价钱,去一个富有的地方,能让你吃饱的地方。
  几率太小了。
  
  
  就在这时候,你看见了他。
  他似笑非笑地扫视着人群……和人群前的你。
  雷狮。
  你脑中浮现出这个词。
  这是他的名字。
  大名鼎鼎的雷狮海盗团团长,用无人不知不人不晓来形容也不为过。即使是你,也可以从飘落的通缉令与路人零落的话语得知。
  你打了个冷颤,这种被猎食的感觉并不好,但那双紫色的眼眸使你有理由在他身上做些想象。
  或者说,妄想。
  但你希望他出价,因为最起码他长得不错,身材看起来也很好――比那些中年肥胖油腻高了不知几个档次了。
  想到这,你暗骂自己这种时候还在乱想。
  开始有人出价了,你把实现转过去,因为举起的手臂中没一个是他的。
  你苦笑地想:
  突然,一个声音像砸一样传了过来:
  “200金币。”
  一般的奴隶,只能卖出30金币的价格……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转到你和他的身上。
  他的嘴角微微勾起。
  就在你手足无措,不知该惊喜还是慌乱时,雷电劈开了天空,直知。人群开始开始躁动,尖叫与哭泣让你有些头晕。
  你看见你的朋友被买者揪住头发充当挡箭牌,一股怒意涌上心头,你爬上被劈得焦黑、摇摇欲坠的栏杆,跑向那边,趁着对方不注意给了他一木棍。
  你的朋友感激地看着你,但下一秒,她的眼里充满了害怕。
  一瞬间,冷汗浸透上衣,因为你知道,你听到“噼里啪啦”的电声了。
  你下意识地迈开腿,但他拉住了你。你回过头去看雷狮,他一只手拉着你,一只手抓着什么闪着光的东西。
  看起来是什么雕刻不错艺术品呢,看起来又是哪个贵族带来炫耀的。
  反正这里就是来比拼财力的肮脏地方。
  
  
  “呦,我的所属物,想去哪啊?”
  对哦,说起来,他把自己买下了来着。
  他居然还在意吗……
  你看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内心万分不甘……就要交代在这儿了吗……明明差一点了……
  “把脸擦擦吧,小家伙。”雷狮勾出一抹弧度,似乎……挺愉悦的?
  
  “跟上我。”
  “现在开始学习怎么做好海盗夫人。”
  

“你也要吃吗?”
*要不要接受小柠檬的巧克力棒?

【凹凸世界乙女向】神的祭品新娘

  *嘉德罗斯x你
  *当然有ooc
  
  
  
  
  你着实慌了。
  在村民们叫嚷着“把她抬上去”的时候。
  也是,谁让你是个未婚的,纯洁的少女呢?
  你就是这样被他们套上了华美的嫁衣,推上了祭坛。
  
  ……
  已经很久没有下雨了。
  不仅如此,还有战乱的威胁与瘟疫的灾难。鉴于种种如此,那些村子里的长老讨论出了结果:要为他们的神明献上一位新娘,还必须是没有过婚配的处之身。
  那个人,显然指向了你。
  因为,除了你,就是长老们的女儿们了。缘由是,她们都精挑细选着追求者,享受着礼物与追捧,却迟迟不肯回复,沉浸在多人暧昧中。
  而你,就是个孤零零的,普通的,略微贫寒的小姑娘罢了。
  你的父母也终于决定,把你用来祭祀。没办法,灾难近在眼前,说不定,他们还能得个“大义灭亲”的“好”名声。
  或许大长老还劝了他们什么?那都不重要了。
  仪式在一天后的黎明进行,当第一束晨光照射下时,就是你被献出的时刻。
  不就是死期吗?
  你苦笑想道。
  长老们准备的都是些食之无味的饭菜,这让你有些恼火:“马上就要死了还不能让我吃点好的?什么‘保持完美的身材’‘神的新娘要保持美丽’‘不然会激怒神明’我又不在乎??”
  你看了看自己的这双手,虽说不上白嫩倒也算修长,只是……
  再也用不上了啊……
  屋子里传出属于少女的阵阵抽泣声,某个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我们伟大的神明哦,在此,为你献上这名纯洁的少女为妾,请结束我们的苦难,为我们降下幸福的雨滴……”
  你面无表情地看着大长老手舞足蹈地朝着天絮絮叨叨,拿起面前桌上的浆果,使劲咬下一口,哦,味道还不错呢。
  大长老瞥了一眼,转头说道:“……这名少女会说浆果一样甜蜜的话语,请您……”
  你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还挺会圆啊。
  说起来,时候快到了吧?
  说不害怕都是假的,因为恐惧几乎扼住了你的喉咙,连浆果也无法下咽。
  太阳慢慢升了起来,旁边的几个大汉已经点火了,你望着火苗,感受到一种死寂。
  大脑……好像空白了……?
  
   就在这时,一道金色直直冲了下来。
  
  “一群渣渣。”
  ?!
  他缓缓抬起头,不羁的笑容、鎏金的发色与瞳色,让你不由得一颤。
  这就是……神吗?
  还没缓过神来,他就把你从祭坛上拽了下来,你险些摔倒在他怀里。他看了看你嫁衣微微被烧焦的袍角,皱起眉头,棍子向慌乱着的人群砸去。
  “谁允许你们这群渣滓动她的!”
  那一刻,杀气并发。你这才发现,大长老和那几个点火的大汉已经被碾成肉泥了。
  “闭眼。”
  你照做了,对你来说,这是最后一丝生机。
  撞击声、惨叫声,撞击着你的耳膜,直到――
  那个声音。
  “渣渣。”
  “记好了,本神的名字是嘉德罗斯,你的丈夫!”
  你大口呼吸着,他嗤笑一声,拂开你脸上的泥灰,接着,将你横抱起来。
  你呆住了。
  你多怕这只是祭祀前的一个梦,醒来,你还在那个屋子;多怕发现这只是一个赴死前的美梦……
  “嘉德……罗斯……”
  “怎么了,渣渣?”
  你不由得抓紧他的衣角,他别过头去,嘴角却不自觉地勾起。
  

【凹凸世界乙女向】佩利x你x帕洛斯 后续

  *一层层,ooc
  
  
  
  “让我看看――哪个小家伙在这里闲逛?”
  帕洛斯,绝对是他!你不停地大口喘着粗气,长时间的跑动让你近乎崩溃。
  而这家伙居然抢了你的怪还追你!
  你瘫坐在地上深吸了一口气。
  “啊呀呀,你可真是不小心。”他不知何时出现在你面前,弯下腰,笑眯眯地说道。
  帕洛斯伸手正要把你抱起来,忽然,你一个翻滚,溜出他的怀抱。
  他望着你的背影,轻笑一声。就让你先跑一会吧,毕竟――他一定能找到的,不是吗?
  吹着口哨,帕洛斯悠哉悠哉地迈开步子。
  
  ……
  
  “佩利?佩利!”你皱着眉,使劲敲了敲门,回应你的只有一两声呼噜。
  你二话不说推门进去,果然看见一团金毛瘫在床上。
  冷静,起码,他还在床上。
  你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坐在床边,望着他。佩利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他张着嘴,正嘟囔着什么。
  你大胆的想法就是这时候有的。
  犹豫了一下,你纤长的手指在他小腹上轻轻划过,又立刻缩了回去。
  好在后者并没有醒,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看到这样的情形,你长呼一口气,慢慢靠近他。
  手指在腹部上划了几圈,不在满足于此的你轻轻把手掌整个贴在他的小腹上。
  然后慢慢的揉搓。
  佩利的腹肌被你揉的有些红,一团一团的,你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捂住下脸来掩盖脸上的赤色。
  你正准备起身……
  “哈啊……小老鼠?”
  ?!
  你朝着声音来源望去,随之而来的是搭在你腰间的大手。佩利打了个哈欠,眼睛眯成危险的弯度。
  “你在玩火啊――”
  “佩利。”
  一只修长的手拦着你把你抱起,充满笑意的声音出现在背后。
  “不行啊。”
  “她♪”
  “是我的♪”
  
  
  感受着他们激烈的眼神对峙,你选择闭上了眼睛。
  毕竟,不管是谁最后抓住你,你明天都会下不了床,不是吗?

我!揽客!!

连子云:

 感谢您点开这条信息——

首先,请容许我为您介绍一下,

这里是凹凸乙女向的甜品店,

这里是凹凸乙女向的甜品店,

这里是凹凸乙女向的甜品店(重要的事情强调三遍),店名与mili的巧克力逻辑同名,但并无任何意思。

这里客人稀缺!角色号稀缺!从现在发布开始,收5个自设员工,需审,自戏三百起步,请小窗管理进行审核,是否通过还是要看情况哦,通过后便选择职业,与角色号一样,要接待客人的哦!自设满后不再招收,除了想成为角色号以外的人都只能作为普通客人!

国际三禁(禁白禁苏禁黄豆),请善待我们的角色号。

剩余的等到加群后会另行告知。

接下来是本店店员们的show time——

卡米尔

 坐在柜台的后面,忽略了附近的交谈声,无声的看着手中的书,时不时注视着店门口来来往往的人群,等待着客人。

看见来人,默默站起来,拿起放在一旁的单和笔,不紧不慢的走到客人坐下的位置边,站着询问:“您需要什么?”

记下客人的订单,转身走向柜台,取出一份草莓蛋糕,轻轻放在托盘上端给客人。

“这是您的草莓蛋糕,请慢用。”

莱娜

 推开门,把口罩摘下“来了,抱歉,迟到了。”

一枚硬币抛向空中,把玩于指尖,“好的……那么,接下来就是……”回头看了一下显示屏。

“销量这么好的吗?忽然卖光了啊。幸好还剩下蔓越莓翻糖蛋糕啊。”白瞳里有淡淡笑意,在门被打开的那一刹那露出微笑“欢迎光临。”

“哦,这个呀,是草莓的啊。这个才是树莓的。一份?好的。记住了。还有这个?嗯,知道了。”

  过了一会,便将你所点的甜点端上。

  “你要的草莓和树莓蛋糕已到,请慢慢享用。”

佩利

 手里不安生的转着菜单,对服务生这个职务十分不耐烦,有些不舒服的动了动套着服务生制服的胳膊,直接将菜单丢在你面前的桌面上,指了指菜单,不耐烦。

“喂,小老鼠想吃什么?”

  不爽的表情一点都不像个服务生反倒像是收保护费的,拿着笔的手在单子上不耐烦的戳啊戳,因为你的反应有些慢而越发急躁起来。

“喂,店里的那个黑色的蛋糕味道不错,你就吃那个吧!”

  说完也不等你回答就刷刷在单子上写下了自己平时最喜欢吃的,之后直接把菜单从你手中抽出来。

“呐,给你!”和订单一样快的上甜点的速度,风风火火急的像小陀螺一样,当甜点刚上桌子,你便发现人已经不见。

 自己正依着在柜台,双手不停的操控游戏人物。

“兄弟上啊!左转左转,完了完了……”无力地放下手里的手机。

“叮铃——”门铃响起的声音让自己急忙地把手中的手机放回裤兜里。

“欢迎光临来到chocological——”朝你微微鞠躬,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为你拉开椅子,将手中的菜单递予你,熟练地拿起笔和本子准备记,却见你面露难色。

  “这位客人,你怎么了?”

  “诶?不知道自己想要吃什么吗?”睁大蓝眸看着你,向你露出笑容,“如果可以的话,我推荐黑森林蛋糕!非常好吃的哦!”

  看见你脸色突然爆红,有些疑惑。

  “这位客人,你的脸色好红啊……”

裁判球

 “叮铃——”门铃响起,系着可爱的小围裙,屏幕上出现快乐的颜表情。看到你进来,便跑到你面前,“客人,欢迎来到chocological O(∩_∩)O!注意!不要在这里闹事~(>_<)~不然副店长又要扣我工资啦QAQ!”晃动着自己的耳朵看着你。

  “所以,请尽情在这里享受你的甜点时光!”

凯莉

  尖牙互碾固定住嘴里糖果,微微用力“咔嚓”一声碎屑四溢,甜味充实齿间愉悦的眯起眼眸。

  屈指敲打别致的桌面抬目看着眼前脸颊微红的你,心里涌出一丝恶劣,用手指将桌上的菜单推至你面前,单手撑起下巴嘴角微勾,微微将齿间甜腻推出唇口。

“需要点什么?”
  静待你支支吾吾半天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弯眸指着菜单上一个精致的蛋糕。
“这个好吃哦,你可以试试”
  像是调皮的小孩子般稍微靠近你。

“特别适合你哦。”

帕洛斯

  抬臂伸手轻扯缠绕着脖颈的领带,听着自门口传来的推门声脸上习惯性的挂上标准的职业微笑。

  “欢迎光临。”看着一群所谓的大小姐们激动捂嘴的模样,脸上笑容不变。

  你完全是被这群大小姐们挤进来的,想要出去却迫于无奈地被挤到了自己面前,看到你一脸不情愿的模样,心中了然。

  将小巧的菜单拎至指尖,指着最上面首发的一栏,似是忽略那昂贵的价格,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推出口外,看着她们稍带尴尬的表情,心情愉悦的继续推荐着。

“如果这次买这个话,”用食指轻点被她们挤到前面的你的嘴唇,笑,“下次买这个的小姐,可以被我投喂哦。”

  顿时她们疯狂地向前挤,自己慢悠悠地记着,看着钱收入囊中,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sa,谁知道下一次自己会不会这么做呢?

安吉拉

  静静地靠在柜台旁,闭着双眼似在享受阳光的照射。直到听到门口传来的声响,才缓缓睁开双眼。

  看见你时慢慢扬起微笑,“欢迎。”

  说着,自己便拿着单和笔朝你坐下的位置走去,“想吃点什么?”

  看着你有点难以抉择的模样,缓缓启唇,

  “我认为芒果慕斯不错,要试试吗?”

  见你点了点头之后快速地写下,转身走到柜台后面贴上单子。不到一会,便将慕斯轻放在托盘上后端给你。

“你的芒果慕斯,请慢用。”转身之时回过头朝你一笑。

“下次,还要来哦。”

=======================================

群号:736798006

我们将诚候你的到来。




 










【凹凸世界乙女向】佩x你x帕

  *ooc泛滥
  *内含佩利x你,帕洛斯x你
  
  
  
  “嗝。”佩利打了个充满酒气的嗝,你有些扶不住他了。“你说你喝什么酒啊,酒量还那么差……和看上去一样重啊……”
  终于看到海盗团的房间群,这对此时的你就如同希望的曙光一样。“额啊……等等你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
  “?”门打开了,预料之中,是帕洛斯。他把你让进房间,少见的,雷狮和卡米尔不在。“雷狮和卡米尔出去了。”他似乎看出你的疑惑,这么说道。
  “诶帕洛斯你过来!”
  “怎么了?”
  “过来!”
  然后帕洛斯被猝不及防扔了一只佩利。
  你如释重负。
  他皱眉看了你一下,肩上的佩利干呕了一声。
  “哦天哪!佩利你别往我身上――!你是……”
  “我……唔,嗝……”
  你目送帕洛斯架着佩利往后者的房间走(离)去。
  你环顾了下四周,与你以前来过的没什么两样。忽然,你发现,好像有什么金属质感的东西在暗处闪着光。
  就在这个时候,帕洛斯回来了。
  他拍拍衣服,挑了挑眉问你:“你怎么把佩利灌醉的?”“我?不知道,也许创世神知道他喝了什么,喝了多少。”你摇了摇头,道。他走过你身边,弯腰把沙发上的纸盒拿起,示意你坐下,“拿着。”他将纸盒递给你。
  你眨了眨眼睛,“我一定是醉了,天,不然我才会那么听他的。”可是行动已做出,不可能撤销了。
  帕洛斯似乎并不在意你拆开了纸盒,只是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更舒服些。而纸盒中――是一盒巧克力饼干棒。“尝尝?”他的声音此刻温顺地像蜂蜜一样,你吞了口唾沫,决定照做。
  “很甜啊,好吃。”你这么想着,没注意到帕洛斯的动作。他轻轻起身走到你的面前,突然一口咬住巧克力棒的另一端。“咔嚓!”随着饼干的断裂与你缩小的瞳孔,他舔了舔嘴唇,眼中的笑意快溢出来。
  你捂着脸,却没发现耳根也彻底变得通红。
  “我,我去看看佩利!”你跌跌撞撞地跑向佩利的房间。
  你敲了敲门,回应你的是轻声的呢喃,你便直接打开门跑了进去。
  “佩利……?”你轻轻把门关上,转过身看着那个摔下床的大金毛。“你还好吗?”你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头。
  他喃喃着些什么,抓住了你的衣角。
  “唔……嗯,小老鼠?”他明显还没酒醒。你揉了揉他的脸:“佩狗狗快醒醒啦!”他发出不舒服的呼噜声,嗅了嗅你,忽然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小老鼠……呃,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帕洛斯的气味?”
  你一时间有些慌,但说不出为什么。
  他突然将头埋在你的肩头,说话时微微侧头,温热的气息喷到你的脖颈,你感觉你微微有些颤抖。“你那么喜欢他吗……”
  “佩利……?”你声线微颤着问他,然而这对他来说,只是种诱惑。
  “额啊……你,你……”他把你按在墙上,你动弹不得,恐惧几乎扼住了你的喉咙。
  他与你之间的距离逐渐缩小,你的呼吸开始急促,闭上双眼。
  “咚咚。”敲门声响起,是帕洛斯。
  “佩利――”
  “我,我先走了……”你抓住帕洛斯不知怎么开门的时候,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佩利还嘟嘟囔囔地想跟过去,被帕洛斯推回了房间。
  他半躺在沙发上,望向角落。

“我心里装的是鬼天盟的大家,鬼狐大人,”
“还有你。”
想皮莱娜一下啦,基本全天在线,欢迎扩列!
乙女cp!!!

【SF】消逝

   @枫亭
     是不满意自己画的点图又改成了点文,很久以前的啦
  *文笔差,有ooc
  
  *sans挡在了你的面前
  *这么多次了,还要……
  frisk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将chara的话堵在了嗓子眼。
  “多美好的一天,
  鸟儿在歌唱,
  花儿在开放,
  而像这样的一天,
  像你这样的孩子……”
  sans抬起头,望着frisk的眼中微微泛起蓝光。
  “下地狱去吧!”
  frisk挑了挑眉,开始了?
  一波又一波的骨头袭击,frisk早已深谙规律,娴熟地甩着刀子,左右躲闪。
  不对,
  不应该是这样的……
  糟糕……
  sans的一个眼神含泪。
  就是这个眼神,让frisk愣了神,就是这一秒――
  让地底血流成河的人类冒着冷汗,血珠滴答滴答。
  撑不住了
  “咚。”他们最终倒下了。
  “居然是因为这样吗……居然因为这个死掉,可真是……”frisk在心里暗骂自己愚蠢和痴情。
  “呐,sans。”frisk微微笑着,眼瞳突然变得清澈。“你喜欢,咳咳,喜欢过我,吗……”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没了声息。
  “从没有。”sans的眼神移向别处,骨手却握紧了。
  “或许吧……”
  他转身一个踉跄。
  在没人的地方,sans留下眼泪。
  那是个肮脏的兄弟杀手啊,sans。
  他们杀了那么多人,让那么对生命消逝了,应该付出代价。
  他这么想着,擦干了眼泪。
  
  
  【后记――葬礼】
  这是为怪物们举行的葬礼,缅怀那些因为那个人类而化为灰尘的怪物们。
  我们的王后殿下,我们的皇家护卫队队长……
  那个令人深恶痛绝的家伙,或许已经不能被称为“人类”了。
  我们……要打破现状。
  地底充满了悲怆与绝望,但那个雪域哨兵依然是个脸上挂着微笑的骷髅。
  但少了什么。
  不,我指的不是他的兄弟――虽然他的离去确实让整个雪域失去欢声笑语。小声点,但我觉得,他确实在思念某人。
  虽然那份爱可能已经随着灰尘与风消逝了。
  
  【自述】
  heh,我真的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让我来做这个调查,不过既然是asgore国王的命令,我也非得执行不可了。
  如果你想问关于“那段时期”和“那个家伙”的事的话,我只能说,无可奉告。
  【因为我实在没办法回忆,那种悲痛……与矛盾。】
  【我无法原谅自己,某个时间线帮助了“那个家伙”,那时候的虚无主义,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化为灰尘……】
  【甚至……ai shang le na jia huo】
  “frisk……”
  
  sans咀嚼这这个名字的含义,说出了下半句:
  “那是谁?”
  记忆也消散了呢。